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八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八章

时间:2018-01-13 所有人都射完精后,小依的脖子被皮製的颈环套住繫紧。「走!过来你废物老公这边!」泉仔扯紧狗绳,小依像狗一样让泉仔拉着爬到玉彬身边。泉仔将狗绳繫在附近的柱子,一旁的玉彬被牢牢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连嘴都被塞满布而无法出声,看到像被豢养母狗般的小依忍不住激动的全身都在发抖。
  这六个男人在一旁整理刚才录下来的淫乱影片,小依迷迷糊糊的休息了好一阵子,药效已逐渐退去,昏沉沉的脑袋依稀记得刚才淫乱的片段。她微抬起脸,发现玉彬被绑在她身边,怯懦的喊着他的名字:「玉彬……我……」没想到玉彬连看都不看她,冷冷的眼神充满令人心寒的鄙夷和愤恨。
  看到玉彬这样对她,受尽羞辱委屈,又感到自己淫秽的小依忍不住泪珠一颗颗的滚下来,但仍然咬着唇强忍的不敢哭出声。
  「醒来啦?刚才大家都好快乐呢!没想到像你这样美丽的太太,原来这么大胆!技巧还真好呢!」袁爷走过来拉起她脖子上的狗炼对她说。
  小依闭上湿红的双眼不住的啜泣:「你们……可恶……」她忍了许久也只能无助的说出这句话。
  袁爷用力扯紧狗炼强迫小依抬起脸,淫笑着对阿宏说:「看来她是忘了刚才有多快乐!放个影片让她小俩口回味一下吧!」
  「不……我不要看……」小依闭起眼睛激动的摇头。
  山狗拿把刀子在玉彬细瘦的腿根中间晃了晃,狠狠的道:「你给我老实点张大眼睛!不然我就割了你男人的小鸡鸡!」
  「不……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小依痛苦的哭着。
  「睁开眼!」泉仔粗暴的扭住她的下巴命令她。
  「呜…」小依只好睁开泪汪汪的大眼睛,他们已经把V8接上大电视,在玉彬和小依面前开始播出刚才荒淫的行为。电视萤幕出现小依帮山狗和许多男人口交、还有她被玩得柔媚哀吟、浑身香汗的经过。他们也强迫玉彬看着,玉彬气愤得全身都在发抖,小依则泪如雨下、羞的不知如何是好。
  「真精彩!」
  「是啊!我喜欢她用奶汁帮我洗鸡巴这一段。想起来就舒服!不过还真暴殄天物呢!」
  「这妞不但扭的淫蕩,叫声更是一流!」
  「老子看了,那根又举起来了。」
  「我也是。可以干她了吗?我等不及了!」
  男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兴奋的看着萤幕讨论。小依被他们言语羞辱得全身都没有力气,泪水连珠般的滚落、只想让自己就此昏厥过去。
  看完了影片,这些禽兽胯下丑恶的肉棒又硬梆梆的举起来,不怀好意的围向小依。
  「你们……不要过来……」小依惊慌的缩到玉彬被绑的椅子底下发抖。玉彬看这群禽兽又要开始姦淫他妻子,也又气又急的直挣动,但是全身被捆的牢牢,嘴巴被塞住的他,只能摇动椅子「呜呜」的闷吼。
  小依一下子就被他们从椅子下拖出来,山狗已经舒服的躺在床上等她,胯下那条怒棍高高的立起在浓密的毛堆中。
  「不要……放开我……」小依在阿宏和麦可的拖拉中拚命的抵抗。
  「臭婊子!把你绑起来看你怎么撒娇。」麦可粗鲁的把她一双娇嫩的手臂扭到身后。
  「哼……」小依痛得全身使不出力气。
  阿宏手拿粗麻绳牢牢的把她捆起来,手被绑在身后的小依只剩腿还能抵抗,但是阿宏和麦可两人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抓着她的腿弯,将她抱起来。
  「呜……放我下来……」小依被抱成这种难堪的姿势,感到无比的羞赧。两条腿被分的很开抬着、就像被两个大男人把着撒尿一样,匀长的小腿和性感的脚ㄚ悬在空中,胯股间美丽的风光一览无遗。
  「先让她老公看看好了!小穴湿成这样呢!」阿宏和麦可两人这样抱着小依到玉彬面前,小依羞的浑身颤抖:「不要……你们放开我……」
  袁爷用手指把泛红的湿缝剥得更开,複杂肥美的黏膜羞涩的在抖动,玉彬在椅子上激动的挣扭,却也只能看着妻子任由他们玩弄而一筹莫展。
  「好了,抱过来这里!老子肉棒硬的很难受,让她的小穴帮我消消火吧!」山狗催促着。
  「不要!不可以……」小依痛苦的哀求着:「今天真的不行……人家……是在……排卵期……」她晕红着脸,羞颤的吐露出来。
  山狗一听更是性奋,他喘着气嘿嘿的笑着:「没关係!你要是弄得我舒服,我就射在外面……」
  小依见他仍是要把肉棒插进她体内,急的一直哭求:「真的不行……这样还是很危险……求求你……」
  虽然刚才受春药药效的作祟想被肉棒插入,但毕竟那是心智不清楚的状况,现在清醒了,怎么可能和他们在丈夫眼前交媾?况且,今天真的是最危险的排卵期,怎么样也不能让这些禽兽的生殖器插入。
  但是这一切根本不是她所能决定,阿宏和麦可把她抱到山狗高高竖立起的肉棒上方,正準备放低她屁股时,袁爷突然出声阻止:「等一下!」他们暂停了动作,小依虚脱的瘫在阿宏和麦可臂弯中,惊魂未定的喘息。
  山狗急的问袁爷:「怎么!还不能搞吗?」
  袁爷拿出一罐药霜道:「先把这个阴道紧缩霜涂在你的肉棒后再上!不然被你这根巨无霸搞完,这妞的小穴可能早就鬆了,我们还有什么搞头?而且……嘿嘿……用这种紧缩霜滋润她的阴道后,以后不管塞入什么东西、干个几百次,都和原装的一样又紧、又嫩……」
  想干小依想的快疯了的山狗等不及袁爷说完,就抢过瓶子用手指挖了一大沱涂抹在粗大的肉棒上。山狗急急忙忙涂抹完药霜后,就迫不及待的对阿宏和麦可说:「好了。快点!我的老二等很久了。」
  「呜……不要……救命……」小依再度抵抗起来,但是湿缝仍被对準硕大的龟头慢慢放低。
  「停……下来……求求你们……」小依拚命的扭动屁股想闪躲,阿宏和麦可用力的抓着她两边腿弯向旁拉开,无法挣扎的小依,胯股间嫩滑的肉缝被放在山狗巨大的龟冠上。
  「呜……放开我……」小依强忍着被火烧般坚硬的龟冠顶住嫩穴的发麻感觉一直哀求。
  山狗弯起上身,双手扶着她光滑的柳腰兴奋的对她说:「慢慢坐下来……」同时阿宏和麦可也放开她的腿弯。小依蹲在床上,大龟头紧紧顶在穴口。
  「不……让我起来……」她用力的想站起来,但是手被绑在身后让她无法平衡,屁股竟慢慢的坐下去,柔软的唇片被饱满的龟冠向两边分开。
  「啊……不要……」她咬着唇激烈的颤抖,连喉咙都好像哽着一团东西般的难受。那龟头……竟然会这么大,玉彬短小的阳具和这巨大的家伙比起来,简直像三岁小孩的玩具,一直到穴口都快撑裂了还进不去。
  「不……可以……进不去……好痛……」小依痛苦的直冒冷汗,山狗兴奋得满脸油光。多汁的阴户、滑嫩滚热的黏膜抚得他龟头不断膨胀,而且热热的蜜汁还不停的涌出来滋润肉冠。
  「再努力一下……就可以进去了!」山狗微微挺高下体。
  「呜……救命……」小依全身都在痉挛。
  「吱……」被绷得快滴出血的小穴慢慢吞进巨大的肉棒。
  「唔……真舒服!」山狗激动的歎息。嫩嫩的穴肉像生橡胶般紧紧的套着他的龟头,里面的黏膜又湿又烫。
  「呀……」可怜的小依快晕厥的哀鸣。胯股间慢慢形成一个被肉柱绷满的大洞,连臀沟肌肤也被拉紧到括约肌都变了形。
  「不……行……救……救……我……呀……」下体肉洞不断被深入扩张的痛楚,使得两边太阳穴几乎要裂开,汗汁一条一条的从光裸的背脊上滑下来,随着龟头顺利进入阴道一半的长度,粗大的阴茎没入的速度加快起来。
  「啊……」小依甩乱长髮哀叫出来,从脚心到小腿都剧烈抽筋,下体好像被撕裂开来,再也没力支撑的双腿终于一屁股坐下去,巨大的肉棒从头到尾贯满窄紧的阴道,直达子宫深处。
  「呜……」小依极度痛楚的张着小嘴快要无法呼吸,全身抽颤的想倒在山狗身上,但是暴满阴道的铁柱使她动弹不得。
  「好舒服……这妞的穴……又紧……又烫……」山狗舒服的直翻白眼。一直以来都只花钱玩妓女的他,第一次玩到这么紧致娇嫩的小穴,穴口的细筋几乎要把肉棒根部勒得血液无法回流,因而使得塞满阴道的肉棒更加饱硬,阴茎上盘绕的血管兴奋的啵啵直跳。
  阿宏和麦可帮小依把双臂鬆绑,她辛苦的抬起玉臂,扶着山狗胸膛激烈的喘息。
  「屁股动起来!不要偷懒!」山狗抬起她苍白颤抖的俏脸命令着。
  「不……不行……好……痛……」小依全身的血液瞬间都集中到快绷裂的阴户,山狗巨根上的紧缩霜开始产生药效,阴道黏膜紧紧缠绕着烧烫的棒身在激烈痉挛。「哼……」小依感到眼前一片晕黑,连趴在山狗胸膛上的力气都一点一点的流失掉。
  「叫你动!你听不懂吗?」山狗猛然挺高下体,龟头深深的顶进子宫。
  「呜……」可怜的小依柔白的胴体像断线风筝似的向后弯曲。
  「动不动……」山狗挺着下体不停扭动屁股。
  「啊……不……行……」她只能用两条手臂往后伸、紧紧抓着山狗的腿来支撑向后仰的身体,脚趾头辛苦的踮在床铺上,从腿根到阴道深处都有被撕裂的疼痛,就像第一次被开苞的感觉。
  「过来让我抱!」山狗又猛然放下臀部,两人的下体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顿时浓密的阴毛间蜜汁四溅。
  「呜!……」小依几乎昏厥,娇柔的上半身像自由抛出般的甩进山狗怀里,她几乎休克的喘着气伏在山狗胸膛上颤抖。
  山狗轻轻的抚摸她光滑的玉背和柔顺的秀髮:「怎样?很舒服吧!你丈夫那条小蚯蚓根本满足不了你!也难怪你的穴还这么紧。」
  小依痛苦的把脸埋在山狗湿黏的胸肌上摇头:「不行……我会死掉……」
  那阴道收缩剂的药效十分强烈,使得原本就已快被塞爆的阴道又一直缠着火烫的肉柱用力吸吮,滚烫的黏膜彷彿已溶化掉裹在棒身上,脚心一阵一阵的在抽筋。山狗扶着她的腰又要开始逼她动起屁股,小依像死了似的软绵绵只会哀吟。
  「臭婊子!看你动不动!」他竟叫阿宏拿着打火机在她雪白诱人的大腿和屁股下方烧烤。
  「啊……不……不要……求求你们……啊……救命……」被火烧痛嫩皮的小依不得不上下左右的扭动屁股闪躲火焰,巨大而湿滑的肉根终于享受到嫩穴套弄的快感。山狗舒服的闭上眼歎着气,阿宏技巧的烧痛小依的嫩皮却不烧伤她。
  「呜……停下来……」小依被火烤和肉棒夹击,只能坐在山狗双腿间垂死的挣动,但随着蜜汁不断涌出,阴道开始有滑顺感,被大肉棒插动的感觉也慢慢舒服起来。
  「哼……嗯……」渐渐的小依不再那么激烈的挣扎,两条玉臂羞颤勾着山狗的肩头,蹲在床上慢慢的抬动屁股。「唔……」虽然还有绷裂的痛楚,但充实的酥麻已一波波的扩散开来,雪白的背脊流下汗汁,她微蹙眉头、辛苦中带着甜蜜的神情相当迷人。
  「很舒服吧!」山狗一双大手微微握着让人受不了的小柳腰,小依肥嫩的屁股自动套弄他那条怒棒,那滑嫩的黏膜磨擦充血龟冠和阴茎的感觉,简直是有生以来最大的享受。
  「可以再快一点……」山狗兴奋的催促着。小依十根手指紧紧的掐入他的肌肉内,痛苦而满足的在山狗的扶持下、上上下下动起屁股来。
  「哼……嗯……哼……好大……嗯……嗯……」她咬着唇不时发出哀哼。那条被嫩穴磨擦得红通湿滑的怒棒上,血管如蚯蚓般盘绕,当嫩穴往上拔时,连缠在棒身上的黏膜都会一起拉出来;插入时,又连同阴唇一起挤入阴道内。
  「嗯……哼哼……嗯……哼哼……」小依第一次感到粗大的肉棒这么受用,随着完全润滑的感觉畅快的呻吟。
  但是这种速度对山狗来说仍不满足,在怒棒硬得快暴裂的煎熬下,他愈来愈用力的握紧小依的柳腰、粗暴的抓着她的身体上下套弄。
  「啊……不行……慢……一点……啊……」小依立即又感到胯股撕裂、头晕目眩的痛苦,整个人虚脱的倒在山狗身上抽搐。
  山狗急着要享受冲刺的快感,但小依又无法负荷,心中不禁又急又恼。
  在一旁的阿宏嘿嘿的笑道:「老大!我再来帮你让这妞动得爽快一点。」
  他走到旁边去,不一会儿手中多了一罐透明的玻璃瓶回来,瓶子里面是一团团缠绕在一起钻动的动物,仔细看才知道全是蚯蚓。这些长虫,粗的有如铅笔般粗、细的也有像牙籤一样细的。
  袁爷皱着眉头道:「哪里搞来这么噁心的东西!会不会弄出病来?」
  阿宏得意的笑道:「嘿嘿……放心,这些小家伙是实验室培养出来的,不但活动力强好几倍、而且还是无菌的哦!」
  阿宏用夹子从里面夹出一条细长的蚯蚓,被夹住尾端的虫身有力的扭曲成一团,他抓起小依的头髮强迫她抬起脸来、蚯蚓就在她眼前蠕动。
  「不……拿开它……求求你……」小依吓的花容失色,双手拚命的推阿宏的手。
  「把她的手吊起来!」阿宏对麦可说。麦可抓住她的双腕,麻绳牢牢捆住后往屋顶拉高,小依坐在山狗的双腿间不停的扭动哀求。
  「先来刺激乳头好了!」阿宏把蚯蚓夹到小依颤动的嫩红乳尖上。
  「不……救命……不要……」小依像疯了似的哀叫挣扎。冰湿噁心的长虫一碰到立起的乳头就开始缠绕起来,尾端还在周围的乳晕上爬动。「不要……求求你们……呜……」小依全身都冒出不舒服的疙瘩,乳尖黏黏痒痒的好不噁心。
  山狗趁着她在扭动时躺下去,扶着她的腰上下套弄起来。「唔……好爽……再让她扭大力一点……」山狗舒服得全身肌肉都绷紧、畅快的喘着气。
  小依的小蛮腰挣扎起来还真有劲,血液加速循环使得原本就很紧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
  泉仔也夹出一条来刺激她另一边的嫩乳。
  「呜呜……嗯嗯……」小依快要晕厥过去。原本她是蹲坐在山狗身上,袁爷和王叔抓着她的腿让她改成跪着,山狗依旧舒服的抓着她的腰挺动肉棒,湿淋淋的淫水已经流湿了肉棒下丑陋的卵袋。
  「呜……」黏黏的蚯蚓在粉嫩无暇的乳尖上爬动,小依激烈的在颤抖悲鸣。这些噁心的东西任她怎么扭动身体都甩不掉,反倒是敏感的乳头愈来愈麻,和下体充胀塞拔的快感交融在一起。
  「哼……不……要……哼……」小依在极度噁心的情况下,身体却也兴奋起来。
  袁爷夹了一团蚯蚓放在她脚掌心,「呜……」小依挣扎得更利害了。五、六条蚯蚓在她玉雕般的脚趾缝间钻动,山狗配合着她扭动的屁股挺动下体,让滑嫩的小穴套弄着他那条巨根。
  「哼……啊……啊……」小依骑在山狗身上下振动,腰身弯成各种诱人的弧度。
  「不……行……了……」她浑身激烈的抽搐,穴穴被大肉棒套弄得「啾吱啾吱」作响,床铺上已经是斑斑点点。嫩穴内的黏膜缠着肉棒愈吮愈利害,滚烫穴汁润滑后的阴道磨擦起来更是舒服,山狗也感到阵阵酥麻从会阴部传来。但他可不想那么快就失守,连忙放慢速度停了下来,双手握着小依的软腰,调整激动的呼吸。
  「放她下来吧!」山狗喘着气对阿宏说。
  被吊起来的双臂解下绳索后,小依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在山狗身上。从屁股后面看去,浮现粗筋的湿红肉棒干入嫩穴的景像一清二处,粉红的唇肉组织被插得向外翻肿、黏膜紧紧的缠绕在棒身上、两片屁肉不停的在收缩,好像在吸吮大肉棒,连菊花蕾都激动的张合。
  「唔……很舒服吧……」山狗温柔的爱抚着她的嫩背,慢慢的前后蠕动起下体,肉棒也随着在湿滑的小穴内滑动。
  「嗯……」小依伏在山狗胸膛呻吟,屁股轻轻的扭起来,让火烫的肉棒能充份磨擦搔痒的穴肉。
  「嘿嘿……这一尾是为她的肛门準备的。」宏仔夹出一条强壮的蚯蚓,这噁心的小动物激烈的在夹嘴间扭窜。袁爷特别準备一个用来扩张肛门的瓷製漏斗,斗嘴浸过润滑液后,手指压住菊花蕾两侧、让肛门露出一个小红洞,然后转动瓷管慢慢塞入。
  「啊……不要……」肛门被冰凉硬物扩张的不适感让小依不停挣动,肛门周围的肌肉也在用力抵抗不让异物进入,但如此一来,嫩穴却更用力的夹紧肉棒,山狗舒服的直翻白眼。
  「唔……不行……」冰冷的瓷管插得很深,小依的反射性的想往前逃,手也伸到后面去阻止袁爷的动作,麦可抓住她的手压交给山狗握住,山狗将她的手扭在背后、再用力把她压制在身上。
  「哼……」小依逃不掉而痛苦的在抽搐着,整根瓷管完全没进肛门内,括约肌的皱褶都已扩张开来,虽然管子被润滑过,所以插进窄紧的肛肠时并不十分疼痛,但是那种排泄道被撑开的痛苦,却使她必须不断用力缩紧会阴部的肌肉才能防止粪便失禁。
  「嘿嘿!原来肛门里面长这样子!」袁爷用手电筒从漏斗孔照入,深处的肛肠壁是粉红色的,最尽头的小洞想必是直肠的入口。
  「呜……不要……这样……」小依忍耐得全身汗汁如浆,又必须面对这样残忍的羞辱。
  「来吧!把蚯蚓放进来。」袁爷对阿宏说。
  「不!……住……手……不可……以……」小依拚命的扭动身体,但仍无法逃离他们的钳制,只是爽了肉棒插在她穴里的山狗。
  阿宏将大蚯蚓放进斗盆内,蚯蚓感受到小依肛肠内的热气就往里面蠕动。
  「嗯……」小依痛苦的闭上眼睛紧咬下唇、泪珠从眼角一颗颗的滑落。冰冰软软的蚯蚓爬到肛肠壁的剎那,全身产生的极度不舒服的冷颤。袁爷把漏斗拔出肛门,大半截的蚯蚓被缩紧的肛壁夹在里面钻动,露出外面的半条则黏在股缝上扭窜。
  「啊……求……求你……们……把它……拿出……来……啊……」她快疯了似的不停扭动着屁股,想甩掉在肛门内蠕动的噁心软虫,喜欢湿热的蚯蚓却直往直肠方向钻动。虽然肛壁很紧,能深入的程度有限,但整条肛肠痒痒黏黏的在蠕动,简直是来自地狱的酷刑。
  小依屁股用力缩紧和扭动,却令山狗插在肥穴里的肉棒更是受用,他不断舒服地呻吟着:「喔……小宝贝!你真是够浪……小屁股咬的哥哥我的肉棒快受不了了……」山狗一边叫一边前后蠕动屁股,让大肉棒在阴道内尽情的滑动。
  「啊……不行……嗯……」小依慢慢的又被插得舒服起来,在会阴部和肛门内蠕动的软虫竟带来阵阵麻痒的快感。「嗯……嗯……不……行……嗯……」她嘴里虽还喊着不行,但是声音却愈来愈柔媚,还夹着酥麻的呻吟。
  山狗放开她的手,小依乖乖的伏在他胸前随他前后的蠕动:「舒服吗?」
  「嗯。」她闭着眼喘着气回应。
  山狗加快速度挺动肉棒,鼠蹊和大腿撞击圆嫩的臀肉而发出「啪!啪!」的声音。露出在肛门外的那半截蚯蚓沿着会阴部往下爬延伸到阴户上,在黏红的唇肉间蠕动。
  「哼……好痒……用力……插人家的……穴穴……」小依感到穴口的敏感区产生激烈的骚痒,全身冷颤的央求山狗更用力干她。
  山狗被她又淫又羞的模样挑逗的受不了,一翻身将她压在下面,握着她的腰猛烈的抽送起大肉棒。
  「啊……啊……嗯………嗯…」小依的腰在山狗大手搂握下往上挺起,两条腿张开、脚尖踮在床上,让山狗尽情的作活塞运动。
  阿宏索性将瓶中的蚯蚓全倒在她雪白的乳房和紧致的肚腹上。
  「嗯……嗯……啊……」小依激烈的扭动身躯,一团团丑陋黑色的蚯蚓在她美丽无暇的肌肤上爬开来,黏黏湿湿的缠着她翘立的乳头、爬满她白嫩颤晃的乳峰,可爱的肚脐周围也有几条在蠕动。
  此时袁爷和麦可取出玉彬嘴里的填塞物,玉彬嘴巴一能出声,马上愤怒的对山狗狂吼:「住手!停下来……你放开她!我不准你对她作这种无耻的事!」
  山狗正挺动屁股姦淫着小依,听到她丈夫吃味的怒吼反而更是亢奋,他喘着气,目露淫光的看着玉彬道:「不准我……怎样……是这样吗?」他抽出肉棒再猛然往前送入嫩穴内。
  「哼……」小依的腰身激烈的弯起来,乳房上下狂跳。
  玉彬怒不可遏的嘶吼:「停下来!你这个禽兽!」
  山狗更故意的扭动屁股,大龟头在子宫深处不断磨擦。
  「嗯……嗯……」小依挺成性感弧度的胴体辛苦的在颤抖。
  「我让你老婆更爽一点!」山狗邪恶的说。他抓起了几条在小依乳房上蠕动的蚯蚓,放在她的大腿根上,长长的蚯蚓一下子爬满男女的下体,在他们的鼠蹊和阴毛间钻动。
  「啊……」小依激烈的扭动起来,这些噁心的湿虫在身上爬动的感觉竟让她感到美妙的刺激。山狗两手抓着她的乳房、用手指挑捏立起的乳头,继续抽送起肉棒。
  「哼哼……啊啊……」小依挺高腰身在床上扭着、发出各种销魂的浪叫。
  「住手!……听到没……」玉彬目睹妻子被这样玩弄,一双怒眼早已湿红。
  山狗一边抽插嫩穴,一边发出兴奋的嘿嘿声:「我好像……快来了……」他的手用力抓紧小依的腰、肉棒一次比一次干的猛。
  「啊……啊……」小依十根玉指紧紧的扯着床单激烈的哀叫,
  玉彬气急败坏的挣扎怒吼:「停下来……你不能在她体内射出来……」
  但山狗正舒服又怎会理他?只见山狗仰着脸忍耐的闷吼,抓着小依柳腰的双臂和宽阔的背脊浮现油亮的肌肉线条,屁股猛烈的前后推送。
  「呜……不行……你快拔……出来……」小依也害怕他在自己体内射精。但是山狗湿滑的肉棒控制不住似的在嫩穴内来回拔送,两人下体撞击发出「啪啪」的清脆声音,肉棒暴涨了一圈、温度也一直在上升。
  「啊……不……啊……」小依被插的浑身骨头都要酥溶掉,根本无法思考,床单早被她的手扯乱了。
  被绑在椅子上的玉彬,使尽吃奶的力量,连爬带摔的带着椅子冲向山狗和小依。然而悲惨的命运却注定在他身上发生,眼看只差一步就可以撞到山狗,却偏偏在此时重心不稳,连人带椅跌倒在床前。
  「停下来……求求你……只要不射在她体内……要我作什么都可以……」玉彬见已没有希望阻止山狗在小依体内射精,只好屈辱的哀求起来。
  山狗果然放慢了速度,双手略鬆开小依的腰。
  「哼……嗯……」稍获喘息的小依身体激动的起伏、不断的喘着气。
  山狗对着跌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玉彬道:「废物!你真的什么事都肯做吗?」玉彬忍着羞愤,用力的点头。
  「好!看你表现如何!表现好的话,我这次就不让你老婆受孕。」
  阿宏解开玉彬身上的捆绑,其实玉彬也早就没有多余的力量可以反抗了。山狗从小依的嫩穴内拔出湿亮红通的怒棒,随着巨大龟冠的离开,翻肿的小肉洞口流出黏白的淫汁。
  玉彬以为山狗不再继续姦淫小依,心头鬆了一口气。怎知山狗只是换了另一种交合姿势,他坐在床缘,将小依抱起来、嫩穴对準肉棒套入,然后慢慢放下她娇颤的身体,让她坐在他大腿上。
  「哼……」小依辛苦的在山狗怀中扭动,她身体正对所有人,雪白绷紧的腿根间,嫩穴被肉棒塞满的景象自然也被看的很清楚。
  玉彬眼睛快喷出火来的怒视着山狗道:「你……」
  山狗打断他的话道:「我说过只要你表现的好,我可以不在她体内射精,可没说不干她!要不要随便你。」
  玉彬颓然的低下头,屈辱的颤声道:「我知道了!你要我做什么?」
  山狗嘿嘿的淫笑两声,一双黑手正在抓抚小依胸前的奶子,把她抓的嗯嗯哀喘。「很简单。你看!」他伸手把小依跨在他毛茸大腿上的两条美腿向两边拉得更开的。
  「嗯……不要……」小依害羞的伸手去遮双腿间的私处,山狗利用他的腿向两边打开迫使小依无法合近腿根,然后再把她的手抓开。
  「哼……」她羞惭的转过脸,在丈夫还有这么多男人面前,赤裸裸的露出被肉棒插入的身体是极端难堪的事情,这使她柔美的身体害怕的直发抖。
  玉彬强忍着羞辱和心痛,颤抖的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才肯放过我们?」
  山狗淫笑的道:「来帮我揉一揉你老婆的阴核!」
  玉彬急怒攻心,咬着牙狠狠的道:「你……休想……」
  山狗前后蠕动起屁股,大肉棒在滑嫩的阴户内轻轻动起来。
  「嗯……嗯……」小依辛苦的闭上眼羞喘,娇柔的身体无力的往前倒,又被山狗的粗臂搂住。
  「你……」玉彬气愤的双眼喷火。
  那根盘满粗筋的大肉柱,把小依的嫩穴塞成圆洞,粉红的黏膜吞吐着阴茎根部,尤其那雪白性感的大腿根部绷的紧紧的、两侧的肌肉不停的在收缩,好像很用力的在吞吮肉棒。
  山狗嘿嘿的笑道:「不要也可以,我就射在她体内!不知她会不会受孕?」他一边享受着肉棒在小依嫩穴内轻滑的快感,强壮的手臂还紧紧的环搂她柔软的酥胸。
  玉彬涨红了脸,忍着几乎要暴毙的羞愤:「好……我做…就是了……」
  小依痛苦的在山狗搂抱之下扭动身体,她怎忍心玉彬受到这么残忍的羞辱:「不要……玉彬……不可……以……那样……你……别理我……」但阿宏已揪住玉彬的头髮、把他的脸拉近到距离山狗和小依下体不到五公分的距离,玉彬闻到分泌物的淫腥味。
  「跪在我面前,先找出你老婆的阴核。不会还要我告诉你在哪里吧?」山狗淫笑着对激动抽搐的玉彬说。
  玉彬举起手来,可是就无法抑制心里翻腾的吃味和愤恨,一只手悬在空中颤抖
  「教教他吧!」山狗对阿宏说。
  阿宏的手指压住被肉棒绷满的嫩穴上端两边,让粉红的黏膜扩张的更开,黏肿的肉芽清楚的露出来。
  「来!帮你老婆揉一揉。」阿宏抓着玉彬的手去碰。
  「哼……不可……以……玉彬……」玉彬手指碰到充血阴核的剎那,一阵甘甜的电流通过全身,小依忍耐的咬着唇呻吟。
  「来!自己用力点帮你老婆揉。不想让她怀孕的话,就照我的话去做。」山狗命令着玉彬。
  玉彬把心一横,手指轻轻的揉起肿立的阴核。
  「啊……玉彬……不……行……快……停下……来……」小依浑身激烈地颤抖,山狗趁机开始挺动下体抽动大肉棒。
  「呜……不……哼……嗯……」小依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哀喘,垂在两边的小腿和脚ㄚ随着身体被顶动而乱晃,两粒甜美的乳房也激烈的上下跳动。
  「舒服……好棒的感觉!」山狗舒服地低吼。被手指搓揉的阴核不断充入血液,阴户里的黏膜好像扭曲似的在痉挛,吮得大肉棒好不受用。
  「大力一点揉……粗暴一点……你老婆正叫得很舒服呢……」山狗一边插着穴、双手用力的抓抚饱满有弹性的奶子。
  小依甩乱了长髮、张着小嘴大声的呻吟。玉彬心中虽然心疼小依,但是潜意识却对她身体被别的男人佔有感到更大的嫉恨和醋意,虽然这决不是小依愿意发生的,但男人的私心和不甘却让他不觉中想折磨她来报负,于是手指愈来愈粗暴的抠弄那颗火烫的阴核。
  「啊……住……手……玉彬……啊……别……那样……呜……」小依痛苦的挣扎,从小腿肚到大腿根都严重抽筋。可怜的她,仍不理解丈夫为何要这样帮别人来欺负她。
  「喔……这妞的穴……愈来愈滑……好舒服!」山狗抓着她的腰,激烈的前后扭动。
  「呜……不……行……」小依辛苦的在山狗怀中甩动。山狗将她的脸蛋转过来,厚唇索求她芳香的小嘴。「唔……」小依的唇轻易的就让山狗佔有。山狗吸住柔软的唇瓣,舌头滑入黏烫的小嘴内乱搅。
  玉彬看妻子竟和这个丑陋的黑人乱吻,更是恨她的不贞,不知不觉用指甲掐着她的阴核粗暴搓弄。
  「呜……呜……」小依痛得珠泪直滚,但嘴被山狗吸住又叫不出声,两手一直推着玉彬的头。阿宏帮玉彬将小依的双手抓住:「你老婆可真淫蕩!应该好好的处罚。现在用嘴去舔她阴核吧!」阿宏把他的头压到小依双腿间,玉彬吐出舌头用舌尖去压揉小依肿烫的阴核。
  「呜……」小依感到脑中空白一片,只是不停的扭动身体,原本被动让山狗吸吻的嘴也主动的和山狗唇舌交缠。
  阿宏压着玉彬的头命令他:「整个含进去!山狗老大的阴茎和你老婆的烂穴一起都要舔到!」
  玉彬张大嘴含住两人交媾的部位。
  「嗯……」滚烫的口腔黏膜让山狗和小依同时发出冷颤、更激烈的抱在一起套动和交吻。玉彬的舌头舔动起来,两人的嘴更是兴奋的黏在一起乱吮乱吸,山狗的手抓着上下跳动的乳团用力揉捏。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山狗鬆开小依的嘴狂吼一声,他推开玉彬,把小依压倒在床上,推开她软绵绵的双腿,紫红怒张的龟冠重新顶在翻肿的嫩穴口,用力送入湿滑的巨棒。
  「哼……」小依激烈的哀吟一声,山狗十指紧紧扣住她的手掌压在床上,快速的抽送起肉棒。
  「哼哼……嗯嗯……」小依在床上挺腰扭动,肥嫩的屁肉和雪白的乳团被撞击的力量顶得前后晃动。
  「哦……我要来了……我们……一起丢……」山狗浑身肌肉的身体在小依身上激烈伏动。
  「不……行……你……不能……在……里面……射……」小依保持最后一丝理智苦苦的哀求。
  「来……不……及了……你……准……备帮我……们的……小孩……想……名字……吧……」山狗自私的只想从她身体享受高潮的欢愉,随着肉棒愈插愈舒服而狂抽猛插,那会管她受不受孕1
  玉彬气急败坏的吼叫:「不!停下来!你答应过我不在她体内射精的。快住手!」他想冲向前,但是马上被阿宏和麦可压倒在地上。
  「啊……玉彬……对……不……起……唔!……」小依的高潮已守不住,灼烫的卵精洒在山狗的大龟头上。
  「哦……我……我也……来了!」山狗激烈的冷颤,酥麻的快感从会阴部快速麻痺到龟头,在嫩穴内暴涨的肉棒一抖,熔浆似的浓精淋满了小依的花心和子宫。
  「啊……」被烫得阴户几乎熔化的小依激烈的叫出来。山狗压在她身上抱起她,巨大的肉棒又在窄紧的阴道内突涨一圈。「哦……」两人的身体一起抽搐,更多的浓精射进去,小依紧紧的抱着山狗的背不断娇喘。
  「你的身体……真好……」山狗激动的抓抚着她的秀髮和臀部,像尿尿一样抖了一下,把剩下的精液全数注入小依体内……
  「你……禽兽……」玉彬颤抖的看完山狗在小依体内射精完事,一股崩溃的愤怒和绝望让他连动都动不了。阿宏再度把他拉回椅子上捆起来,受到可怕打击的他竟不知道反抗,傻愣愣的任由阿宏将他和椅子捆在一起。
  山狗射完精后仍捨不得从嫩穴内拔出肉棒,让肉棒留在湿滑的阴户内慢慢变软,搂着几乎虚脱晕过去的小依继续温存。深深射入子宫内的浓精正慢慢地往外流,整条阴道滑润润、热呼呼的,浸的肉棒好不舒服。
  袁爷对山狗说:「把她抱起来,让大家看看小嫩穴被干成怎样了吧!」
  山狗扶起她的身体,湿滑滑裹满浓精的软肉棒从穴口掉出来。小依晕沉沉被山狗扶搂着,两条腿在床上胡乱的张开,娇嫩的穴口翻成一个小小的红肉洞,黏黏白白的精液从洞缘慢慢的流出来。
  「来!抱过来让她老公欣赏。」山狗抓着她的腿弯将她抱起,小依像小女孩尿尿般的任他捧着,走到玉彬面前。
  「你们……这些……禽兽……」玉彬咬牙切齿、怒眼几乎要喷火。
  麦可用手指压了压小依肉缝上端的柔软部位,一缕浓白的精液从翻开的嫩穴下缘滴落;他又压了压两侧的耻丘,昏过去的小依「嗯」的喘了一声,肉洞内粉红的黏膜轻轻的缩蠕,更多浓精热呼呼的流下来。
  「还真多呢!大哥,你怎么射那么多进去?我看她不怀孕都很难哦!」泉仔淫笑着道,玉彬气愤绝望的说不出话来。
  「嘿!忘了还有这个家伙呢!」阿宏凑进小依张开的屁股叫道。原来那条粗大的蚯蚓还在小依的肛门上蠕动,但虫身只剩一小段露在外面,想必前端已经深入到直肠了。
  「把它抓出来吧!」袁爷对着阿宏说。阿宏取了一个尖嘴镊子夹住露在肛门外的那一小段虫身往外拉,「哼嗯……」小依发出哀吟,脚趾头都握了起来。蚯蚓一被夹到就更激烈的窜动,搅得小依的直肠和肛门又酸又痒,而且虫身紧紧的吸在肛壁上,硬拉出来让整条肛肠有强劲的抽离感。
  「不……」小依从昏厥中一下子清醒一大半,低头看见一条黑褐色的长虫正从自己括约肌中央的小洞拉出来,这种噁心的景象几乎让她再度昏过去。
  「好难拉!这虫钻得很深呢!」阿宏小心使劲的拉,有弹性的虫身被拉得长长的,但是出来的有限。「呜……」小依害怕的全身紧绷颤慄,使得肛门又把蚯蚓夹得更紧、反而更难拉出来。
  「妈的!我不信拉不出来!」阿宏满脸通红的骂着,夹子夹紧虫身,转了几圈,猛然往外抽,「啊……」小依哀号一声,蚯蚓「啵」的被拉出肛门外,小小的肛门竟像吹破般的「噗吱噗吱」喷出黄黄的稀粪。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已让在场看到的男人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