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二十八章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二十八章

时间:2018-01-13 两人从高潮的余韵中慢慢恢复过来,谢安爱怜地抚摸着她的脸庞,替杜倩心抹去嘴角边流下的唾液痕迹。
  杜倩心在他温柔的爱抚下,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可惜别人却不容他们多作温存,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刘克帆在门外道:「我可以进来吗?」
  谢安连忙拉起裤子爬下来,大声道:「刘总,快请进。」
  刘克帆推开门大步走了进来,艳奴低头跟在他的背后。
  刘克帆走到桌边揉揉杜倩心挺立着的乳尖淫笑着道:「这小野猫味道如何?」
  杜倩心动弹不得,任由他的髒手在自己身体上随意肆虐只能狠狠地瞪他一眼。
  谢安献媚地笑着道:「真不错啊,下面紧得和处女没什么两样。」
  刘克帆拍拍谢安的肩膀道:「紧归紧,你小子也太快了点吧?」
  谢安乾笑了两声道:「和刘总当然是不能比咯。」
  虽然知道谢安是伪装的,但是看着爱人在刘克帆面前如此卑躬屈膝地说着羞辱自己的话语,仍然让杜倩心感觉不快。
  刘克帆开心地大笑着道:「你小子还真会拍马屁,你也爽过了,去好好地工作吧。」
  谢安身体一震,不捨地看了杜倩心一眼不情愿地道:「是。」
  刘克帆一拍他肩膀道:「怎么?还不捨得走了?好好干有你乐的时候。」
  谢安转身,无奈地走了出去。
  杜倩心面无表情地听着他的脚步渐行渐远,心中明白从现在到晚上11点自己在刘克帆的手中还不知要承受什么样的淫辱。
  刘克帆两指捏起杜倩心挺立的乳尖道:「小宝贝,想我了没有?」
  杜倩心闭上眼睛毫不理会。
  刘克帆冷笑一下,逐步加重指尖的力量,看着她秀丽的脸庞慢慢因痛苦而扭曲却坚持着不发一声。
  刘克帆朝艳奴招招手,自己退到一边,看着艳奴解开杜倩心手上脚上的绳索,然后重新将她的双手绑到背后,给她的脚带上沉重的镣铐。
  整个过程中杜倩心只能躺在桌子上任由艳奴将她的身体翻来翻去捆绑上铐,毫无反抗的力量。
  艳奴将她从桌子上拖下来,扶她靠着桌子站好,然后重新给她带上眼罩。
  杜倩心只觉得自己双腿发软几乎连站都站不稳,而那两人却毫不顾惜她虚弱的状态拖着她向外走去。
  今天杜倩心走得不再像昨天那么平稳,无力的双腿时时发软让她几乎跟不上前面两人的步伐。
  两人带着她乘上电梯,仍然回到那间刑室中。
  艳奴解开绳子和镣铐,重新将她锁到逍遥椅上然后扭动机括,让她的手脚朝两边张开,袒露出所有的隐秘部位。
  刘克帆走到她身前,解开她的眼罩和口球,微笑着道:「小奴儿,咱们又回到你的小家了。」
  杜倩心仇恨地瞪着他,「呸」的一声吐了他一脸口水。
  刘克帆不理会脸上的唾液反手一个巴掌,打得她脸歪到一边,一缕鲜血立刻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你再吐我一口试试,」刘克帆冷冷地道:「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杜倩心冷哼一声,却真不敢再吐他。
  刘克帆拍拍她的大腿,「你看看你这里,髒死了,艳奴给她洗洗。」
  艳奴拿过一个阳具形的水枪,沖乾净她大腿根部凝结着的精液和爱液的混合物。
  刘克帆从旁边拿出一件东西淫笑着对杜倩心说道:「看看,主人为你準备了什么好东西?」
  杜倩心瞪大眼睛,那东西是一个倒置的圆锥体,由圆锥体的尖端向上伸展出十几片金属叶构成圆锥的表面,有点像一多盛开的莲花,莲花的底部有一根细细的黑色铁枝,莲花内部应该是花芯的地方有一块厚厚隆起的橡胶状物体。
  刘克帆看着杜倩心莫名其妙的表情笑道:「你马上就会知道它的妙用了。」
  刘克帆半蹲身体,拿着那莲花状的东西套上杜倩心的股间,一片片的花瓣从她袒露着的私处一直包到她纤细的腰间,那金属的花瓣紧贴着她起伏的曲线不留一丝空隙,那感觉───就像穿上了一条金属的紧身内裤,莲花中间那块软软的橡胶正压在她的秘唇上。
  杜倩心感觉更奇怪了,不明白这东西是派什么奇怪用处的。
  她的疑问立刻就找到了解答,刘克帆一拧莲花底端的那根细长的铁枝,花瓣卡哒一声相互扣牢,刘克帆拔出铁枝,原来那就是这金属内裤的钥匙。
  刘克帆拿着钥匙在她的面前晃了晃道:「现在开始,没有这把钥匙谁也没办法脱光你了哦。」
  杜倩心嗤之以鼻地一哼,心里想着这算什么妙用啊。
  还没等她哼完,杜倩心眉头突然一皱,原来压着秘唇的那块橡胶竟慢慢膨胀起来。
  那橡胶缓慢而有力地挤开杜倩心私处的肉壁,向她的体内延伸,一直到达她阴道的最深处才停止伸展,而开始向四周扩展,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大,直到撑满她紧窄的阴道才停止了扩展的动作。
  接着那橡胶便开始在蜜壶内缓慢地伸缩旋转起来,刘克帆托起她夹杂着痛苦与快乐的扭曲脸庞,欣赏她努力地克制着不呻吟出来的可怜样子,淫笑着道:「你现在知道它的妙处了吧?」
  杜倩心再没有工夫反唇相讥,只知道那东西在体内抽插迴旋与四处的肉壁紧密摩擦,媚肉不受控制地收缩着回应它的活动。
  敏感的少女身体在那东西熟练的挑逗玩弄下,迅速地临近高潮。杜倩心的呼吸越来越粗重,逐渐忘却了自身的处境,只知道随着身体的感觉大声地呻吟起来。
  杜倩心喘息着在捆绑下无助地扭动身体,明白只要那东西再插一下,自己就要高潮了。就在这时候,那东西却突然缩了回去,迅速地退出她的身体回复到原来的状态。
  杜倩心简直不敢相信所发生的情况,难道那东西坏了吗?离山顶只差一步却突然坠落,那无助和空虚的感觉,几乎要让她失望地哭出声来。
  刘克帆看着她失望的表情,突然想起似地道:「忘了告诉你了,这快乐宝贝有个特点,她能够自动感应你的血压、心跳等生理状况,每当你接近高潮她就会自动停止,你的身体恢复平静后她又会重新开始活动。怎么样?设计得不错吧?」刘克帆说着托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
  杜倩心扭头甩开他的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逃不过法律的惩罚的。」
  刘克帆哈哈大笑着道:「你先考虑考虑怎么逃过我的惩罚吧。」
  杜倩心惊惧地发现体内的橡胶再度膨胀起来,刚刚恢复平静的身体在肆虐下再次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