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六集:威震大泽 第四章 水淹魔窟

逍遥小散仙 第六集:威震大泽 第四章 水淹魔窟

时间:2018-07-10 小玄驾御着骷髅骨龙追上那队骷髅戟兵,顷刻之间全部解决,心中好不痛快,猛然望见血池大厅就在前面,遂驾骨龙过去,谁知方进大门,就瞧见了惊心动魄的一幕:飞萝给一个巨大的怪物撞着,整个人在空中飞掠过长长的距离,然后软绵绵地朝下坠落。
  小玄大惊,心念闪处,骷髅骨龙已载着他疾飞过去,眨眼便到了飞萝跟前,他探身急捞,于千钧一髮间接抱住了凌空坠落的美人。
  「师叔!师叔!」
  小玄连声叫唤,却见飞萝不闻不应瘫软如泥,鼻口间犹有鲜血涌冒出来,急忙提运真气,抵住她的丹田缓缓输入。
  骷髅骨龙一声吟啸,示威般在空中高高地仰起了头。
  小玄抬头望去,只见一只巨大的骷髅状精怪倒垂着挂在巨圆石的石面上,正恶狠狠地盯着这边。
  「王八蛋!竟敢伤我师叔,圣爷爷跟你没完!」
  小玄心中圭怒,但眼下无暇理会,继续埋头为美人疗伤。
  骷髅骨龙没有得到指示,只于空中朝那怪物张牙舞爪施威对峙,而那怪物亦挥拳舞臂低低咆哮,毫无畏怯之状。
  两个精怪僵持了片刻,倒是那巨圆石的怪物忍耐不住,倏地从高空跃落,登时暴出惊天巨响,震得整个大厅一下剧晃。
  小玄一惊,再次望去,这回瞧得清楚,只见那怪高近五丈,通体青灰,洞目裸骨,状若骷髅,但那一身骨头却是凹凹凸凸,犹如乱石砌就,心中一动:「若是加上火焰,倒与我的无敌大将军有些相似哩,莫非……」
  那怪物倒有胆色,竟然迈开粗巨如柱的大腿,一步步朝凌空悬浮的骷髅骨龙逼近过来,虽然缓慢,但却有着山一般的沉重压迫感。
  这时,小玄瞧见它的胸前镂刻有一道大符,边际模糊,图案古拙单调,似属奇门遁甲中的「九地」之类,心中越发肯定:「『九地』性属坚牢、固守,常为土遁系御甲术之辅助,看来这怪物多半是个土遁系的精怪!」
  果不其然,原来这怪物虽然貌似骷髅,其实却是土遁系的精怪,不过并非寻常的土精、石精,乃是那十分罕见的天然石精之王,成灵前已汲受了千万年的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成灵后又经骷髅老祖秘法魔化,专门用来守护汲取大泽能量的法术机关。
  小玄见它越逼越近,只好暂时停止为飞萝输送真气,心中愈怒:「这王八蛋不知死活,竟敢来挑战镇邪之灵耶!」
  遂朝骷髅骨龙大喝:「把这该死的蠢物给我拆了!」
  骨龙应声而动,流瀑般从空中游掠而下,挥舞着如钩锋锐的利爪直扑石怪,尚隔数丈,劲烈而阴诡的气流已破空袭至,登在石怪胸腹上划出数道长长的豁口来。
  石怪只是晃了一晃,便奔雷般直撞了过来。
  「这家伙的防御好强!」
  小玄想起大师姐用阿金盾所发的强大护罩给这骨龙凌空一抓,便即破裂的情景,心中吃惊,眨眼间,两只庞然巨物已交错一起,顿时暴出下下可怖巨响,而带出的劲风,竟令四周鸣起道道厉啸,真个气势磅礡惊天动地。
  骷髅车中的小玄给震荡得五脏似移,生怕重伤的飞萝承受不住,东倒西歪中一手紧抓前边骨轼,一臂将其搂入怀里护住,忙乱中还抽空从如意囊中取了两颗本门的疗伤丹药塞入她的口内。
  数息间,战况已见惨烈,骷髅骨龙竟给击得数处骨头现出裂缝,而那石怪却是浑身豁口,碎屑乱崩,但是两者皆俱强悍异常,丝毫不见受创缓滞,反而打斗得更加疯狂激烈。
  小玄心中越来越惊,要知这骷髅骨龙原乃万年青龙所化之骊龙,更为聚窟洲仙真焚虚散人留在大泽的禁制之枢、镇邪之灵,自是强大无匹,虽说曾经毁灭过,但肯定又经骷髅老祖重新炼造魔化,实力就算没有提升,至少也不会减弱,想不到竟似奈何不了区区一个石精。
  虽然五行之中,土遁系精怪最以力量及防御见长,抗击能力之强是其他四系精怪无法比拟的,但现在面对的可是一条非同寻常的龙!一条可谓仙魔合体的骊龙啊!小玄毫不怀疑,自己花了数月时间及无数心血打造的无敌大将军就是在此,恐怕也捱不住这条强大骨龙的几下攻击。
  就在这时,石怪胸前的法符突然亮起,从它身上猛然暴发出一股强劲无比的吸引之力,立扯着骨龙连骷髅车中的小玄及飞萝一齐飞了过去……
  「这是什么邪法?」
  小玄大惊,猛然想起飞萝在小岛上恢复的那个唤作「大地之缚」的神秘的禁制来:「坏啦!难道这怪物也有那种神奇能力!」
  石怪展开巨柱般的双臂,气吞山河地朝内一抱,无情地箍住了骷髅骨龙,小玄即时听见一阵可怖的骨头碎裂之声,万幸的是骷髅车吊落在石怪的腹部,方才没给抱着,否则他同飞萝此刻怕是已成齑粉。
  「呜……刚刚才得到的宝贝就这么完蛋了吗?」
  小玄面色灰败,一阵心如刀绞。
  出乎意料的是,似遭重创的骨龙竟然倏仰起首,朝着紧箍自己的巨臂喷出一大股浓浓稠稠的如血吐息,旋即凶悍无比地一口咬落,啃碎了大块已变成了粉色的石块来,此后接连重複,数息间便将石怪的两条巨臂咬得东缺一块西少一块,触目惊心。
  小玄瞠目结舌,惊心动魄地思道:「这怪物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差劲了?莫非这龙的吐息有腐蚀之效哩,好好好!差点小看它了!不愧是万年骊龙!不愧是镇邪之灵!给我喷!给我咬!狠狠地咬!咬死这偷袭我师叔的乌龟王八蛋!」
  石怪昂首一声咆哮,胸前镂刻的法符再度亮起,双臂万钧力发狠狠收束,箍绞得骨龙又响起一阵骨头碎裂之声。
  而骨龙则依然拚命地重複吐息——撕咬,真个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就看哪个支撑不住先倒下去。
  「我得帮帮它!」
  小玄心念急转,此时骷髅车正吊在石怪的腹部,目光很快就落到它的胸口,倏地灵光闪过,疾提离火真气,长身甩出八爪炎龙鞭,朝那不时发亮的法符就是重重一抽。
  登见石怪通体剧震,暴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厉吼,紧箍的双臂亦似鬆了一下,即给骨龙挣出一截身躯来。
  小玄又惊又喜,忖道:「敢情这里就是它的要害了!」
  心中振奋,顾不得脚下不稳,一阵暴风骤雨地狂鞭,皆尽狠狠地抽击在石怪的胸口之上,将法符砸得七零八落碎不成形。
  石怪全力箍锁疯狂挣摆的骷髅骨龙,根本无从应付底下的小玄,忽地身子一晃,两臂倏鬆,立给骷髅骨龙完全挣脱。
  骨龙凌空一旋,瞬间反盘住了石怪,带得它那巨大身躯一个原地旋转,巨钩般的骨爪挥过,竟将一条如柱的石臂撕扯了下来。
  石怪发出一声大吼,声音却已弱去不少,脚下蹒跚起来,显然已遭重创。
  「它快不行了!」
  小玄欢声高呼:「加油干掉它!」
  骷髅骨龙探首一噬,赫把石怪五官模糊的面部咬出了个骇人的大洞,紧接利爪扫去,摧枯拉朽地把石怪掀掉了半边脑袋。
  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石怪忽然变得不堪一击,在骨龙的恐怖攻击下顷刻土崩瓦解。
  给邪法魔化过的骷髅骨龙的残忍面目此刻暴露无遗,明明已击溃了对手,但它依旧不依不饶地继续疯狂施暴,将碎裂的石块掏扒得满天崩散。
  突然,从石怪的残躯当中飞起一团深乌色的不明物事,混在崩飞的碎石中朝远方疾飞而去。
  「那是什么?」
  孰知却给小玄眼角掠见,他心中倏地一动:「二师姐说过,类似龙之骊珠凤之还丹,修练成灵的五遁系精怪体内大多结有灵核,是绝佳的造符炼宝材料,它们的一旦主体被毁,便会自行逃逸,莫非这个就是?」
  心念动处,急御骨龙追去,长逾两丈的炎鞭龙一甩,捲住了那团深乌色物事。
  他抽鞭扯回,接住一瞧,原来是个柚子大小的乌色光球,入手温热,如水似液般波动不止,这正是灵能充沛的表现,不禁大喜,只是心中牵挂美人,无暇仔细观看,遂匆匆将其收入如意宝囊,转头去瞧飞萝。
  飞萝依旧昏迷不醒,颜如白纸血色尽失。
  小玄心中又疼又怜,掏出手帕轻轻揩去她嘴角的残血,束手无策下,只好继续掌抵美人丹田输送真气,苦恼间想起李梦棠来:「要是二师姐在这里就好了!」
  顿又想到了崔采婷及其他几个师姐身上,这一刻真是无比的思念。
  半柱香后,小玄的真气有些不继,只好收功撤掌,见飞萝的吸呼匀缓了些许,心方稍定,又瞧骨龙,见它身上先前给石怪击裂的那些骨头此刻赫已痊癒了许多,伤得厉害处也只余数条淡痕,不禁惊喜:「这头龙果真神异,竟然有这么强大的自愈能力!不知它到底还有多少奇妙神通?」
  他正在打算下一步该怎么办,突闻顶上传来数声沉闷异响,抬头望去,见洞顶那缓缓转动的巨圆石似给卡着般下下震动,镂刻满符篆的石面出现了几条深长裂缝,思忖道:「看来它已给师叔破坏了大半,此际妖秽已清,我何不趁机把它彻底毁掉?让大泽之水将这魔窟变做龙宫!」
  主意一定,遂指着顶上的巨圆石,对骷髅骨龙道:「毁掉它!」
  骷髅骨龙闻示即起,载着他与飞萝直扑巨圆石,如钩利爪几下掏扒,便见巨圆石如豆腐般四分五裂,接着传来一连串令人心惊胆跳的声响,大片泥沙如雨纷落,蓦地地动山摇,水花现处,万均大泽之水已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快走!」
  小玄忙喝,念在言先,骷髅骨龙早就一个迴旋,躲过了铺天盖地的大水,眨眼便飞出了血池大厅。但大泽之水何等汹涌,很快便注满了大厅,接着蜂拥奔挤入甬道,如魔鬼般从后边咆哮追来。
  「快快快!快跑!快到地面上去!」
  小玄不住急喝,他虽然早有準备,但仍给这滔天水势唬得面青唇白。
  所幸骨龙不负重托,经过一段惊险万分的飞奔疾突,终于在整个地狱深渊淹没前冲了出去,载着他与飞萝掠上高空。
  小玄惊魂未定从空中望落,看着不断从裂谷中滚冒而出的水花及块块塌陷的地面,心中连呼侥倖:「若非有这头龙,就算能毁掉那个机关,恐怕此刻亦逃不出来!」
  他怔怔地望了许久,忽从震憾中惊醒过来:「不知泽阳城现在怎样了?师父师姐她们是否危险?」
  瞧瞧前边那蜿蜒浮空长达三十几丈的骷髅巨龙,心中倏地一动:「有这威力无匹的大家伙做帮手,我何不赶回去助阵?到时还可把师叔交给二师姐去医治……嘿嘿,不知那些邪魔杂碎瞧见这条恶龙做了墙头草、窝里反时,脸上会是什么一副表情?嗯,它们一个个面无皮肉,纵是吃惊也没办法有表情哩,最多吓得屁滚尿流望风而逃吧!啊呵,它们无肠无肚,屁滚尿流也是不可能的……」
  小玄越想越是兴奋,正要动身,心中忽尔一惊:「可是这一回去,多半会给六师伯撞见,万一让他捉去凤凰崖关上一辈子可就惨了……」
  他踌躇了半晌,脑海中灵光突闪:「对了!我何不装扮一番,叫他认不出我来就成!」
  想到此处,当即动手实施,此时他身上披戴的是骷髅战士的盔甲,自是不用更换,便从如意囊中取出七绝覆来,犹豫了片刻,终还是咬着牙毅然戴上,剎那间身了如遭电殛般一震,无数剧烈的诡异感觉蜂涌袭来,虽然心里早有準备,但乃大有抵挡不住之感。
  「一戴上这鬼玩意就这么难受,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下次无论如何都不能碰了!」
  小玄低低地闷哼了一声,无意间目光落到软绵在骷髅车内的飞萝身上,蓦地口乾舌燥百脉贲张。
  这女人本就勾魂,此刻云鬓微乱美目迷离,曲蜷座间的娇躯柔若无骨线条毕呈,因为昏迷,看上去就格外惹怜越发诱人,但最要命的依旧是那对惊人滚硕但却无比耸翘的玉峰。
  「那么沉那么软的东西,人又东倒西歪的,为啥还能一直保持得那样挺拔呢……」
  小玄昏昏沉沉地想,迷迷糊糊就伸出手去,直至指尖触及绸裳的剎那,方才猛然惊醒:「该死该死!都啥时候了,我怎么还……还……该死该死!啊!定是这张面具在作怪哩!上次救水若,我也是一戴上它就立刻想入非非了!」
  他狠狠地拍了下脸上的面具,硬生生把视线从美人身上扭开,呆望着空处大口大口地喘气,心思眼角再不敢有丝毫往飞萝那边去。
  喘息了好一会,忽然想起八爪焰龙鞭也可能给人认出,便又去如意囊里摸出不久前才得到的缚魄链与殛魂盾,只觉这两件兵器倒是十分趁手,遂将八爪炎龙鞭收捲回臂上,待到全副武装完毕,各种异感亦变得越来越强烈,似兴奋,似烦躁、似痛楚,似忿怒,似乎有什么就要涨裂躯体奔泻而出……
  「杂碎们!圣爷爷来啦!」
  小玄抑制不住地大吼一声,左手持盾,右手舞链,真个骷髅小魔王般,驾御着血骨巨龙煞气腾腾地朝泽阳城杀奔而去。
  ******在滚滚血云蒸蔚下,所有的人与物都给染上了一层诡怖的殷赤,捨生忘死的战斗愈趋激烈。
  骷髅大军潮涌不断,泽阳守军异样艰苦,万余名皇朝虎头军伤亡已逾三成。
  方少麟用符祭出的金翅飞蝎早已消失,但总算击退了上百个骨翼骷髅的进攻,在接下的数波战斗中,他又一气祭出了八荒十异符中的四道,灵力与真气几近枯竭。
  雪涵则在竭尽所能下,以阿金盾及令鬼神闻风丧胆的玄教上宝金霞降击溃了一座地狱魔塔,退回到城上运功打坐,恢复灵力同真气。
  然而此时,骷髅大军尚余三座几乎完好及两座半残但尚具战斗志力的地狱魔塔在肆虐着,不但撞毁了数段城墙,更将一批批狰狞可怖的骷髅战士输送上城头。
  形势已明显倾斜,泽阳城危在旦夕。
  「还有多少开山神弩?」
  方少麟问身旁的下属。
  「弩车只余三架,弩矢这边剩下七支,其他处不清楚,估计也没多少了!」
  将官大声回答。
  「适才西段派人来干什么?」
  方少麟继问,此刻他战袍破碎,腹际护甲微微渗出血来,无人知晓他是何时受的伤,伤势有多重。
  「上官统领已阵亡,部队伤亡过半,因此叶副统领派人过来求援。」
  将官答。
  「城里的骚动又是怎么回事?」
  「有群骷髅邪秽从西段坍塌的缺口冲入城里,在西市一带大肆杀戮,季将军动用了部分预备军赶去围剿。」
  方少麟默然不语,面上依旧沉着,但心里却一直在往下沉,以上种种情况都不是最糟糕的,眼下最令他焦虑的是:经过长时间的战斗,守军们身上所贴的守神符的效用好像已在开始减退,小规模的溃逃不时发生,就连军官挥剑威吓也无济于事。
  他乃仙家弟子,深知在地狱魔塔发出的强大威煞面前,一旦守神符的效力完全消失,这些没有任何抵御威煞能力的将士就算不逃走,到时也会瘫痪在地。
  然而,眼前的战斗怎么都不像是会在短时间内结束的。
  「难道……泽阳城真的要毁灭了吗?」
  方小麟环扫战场,心头瀰漫着浓浓的悲哀。
  突然间,战场上怪音长鸣,一支队形十分严整的骷髅魔军开始缓缓朝城墙的最大一个缺口进发。
  方少麟凝目望去,瞳孔蓦地收缩。
  这是一支由数百个双首重甲骷髅剑士为前锋,上千个骷髅戟兵为护翼,近百个手持法器的骷髅术士为核心的恐怖构成。
  附近的两座地狱魔塔也在朝大缺口集:中过来,后面跟随着成群的骷髅刀斧手。
  天空的血云如滚如沸,骷髅大军的致命一击到来了。
  「十异符只剩下四道了……」
  方少麟摸摸腰后的法囊,拚命鼓足自己的信心,以此抵御敌人这波异常强大的进攻。
  他身后的一名将官踏步向前,低声问:「是否把城里的预备队调……」
  「不。」
  方少麟简洁明了地打断了他。
  这时,不远处打坐的雪涵站了起来,婷婷俏立在巍峨的城头,微散的青丝在风中柔柔飘舞,面容恬静而坚毅。
  方少麟眼角掠见,心中忽然涌出一种说不清楚的感动,斗志冲霄而起。
  彷彿受到了感染,他身后的一众将士皆俱昂扬肃立,紧握兵刃静待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