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偶然机会的大美人妈妈的意外育成

偶然机会的大美人妈妈的意外育成

时间:2018-01-22 这星期爸爸做副院长的医院在美国有一个医学研讨会,爸爸除了管理家族的夸国集团,还是一个着名的精神科医生,所以我们这几个儿女每年真正见到他的次数不会多于10次。自从我14岁生日前将大家姊及二家姊用不同方法调教成为我的女人之后,这两年来我也一时间仔无法进行我下一步计划,或者说是找不到俘虏美丽妈妈或攻入职业是嫩模的三嫂的一些突破点。我準不能无故便冲过去将她们按倒便干的,搞不好会给她们告我强姦。所以这两年我只维持大家姊、二家姊及她的警察女同志派对的四个女人做性伴侣。大家姊因为是医院医生的关係,所以工作及休息不太定时.我与她好的时间也大约只有每两个星期一次左右。反之二家姊或她的女同志伴侣成为了我的经常性伴侣。
这夜妈妈代表公司出席一个生意上的酒会,我与二家姊为了避开三哥及家中工人的耳目于是又驾车到了上水的别墅偷欢。虽然经过两年调教,但二家姊一双乳房仍然维持32B到33B之间,可能是她的运动量太大脂肪无法积聚吧,唯一的分别是二家姊多了时间与我在私人沙滩裸泳所以一对乳房已经是与身体其他部份一般充满古铜健康肤色,话说回来小巧盈握的胸脯却又是另一番趣味,那是与抓着如大家姊那一类大胸脯美女的不同韵味。
经验两年的性交实习,我的床技也有进步了,加上我九吋长的鸡巴再配以适量的药剂令二家姊保持着我的小淫妇的状态,我与二家姊在按摩浴池一起洗澡,二家姊在浴池仍穿着薄薄的白色T恤,一湿了水她胴体便透视了一部份出来,二家姊今天没有戴胸围,她的乳房尽现眼前,她的双峰此时显得坚挺,透过湿淋淋的T恤,显露出上半身的肌肤的细緻完美,那条淡紫色短短热裤,也湿透到可以看到里面的粉蓝色蕾丝内裤。
我的大老二已经为二家姊这模样致敬起来了。我双手滴了一些沐浴香体露便伸进去二家姊的T恤内替她洗澡,当然二家姊的乳头及乳房以及小穴是洗得最彻底的地方,在她身上差不多洗了多篇之后,二家姊也用她的乳房替我将沐浴露抺到全身帮我洗澡我,也用她的小嘴按摩我身体的每一处,我的大老二已经硬得不能更控制了,我吩咐二家姊转身俯在浴池边双手撑起身翘高屁股,我抽起她的腿将她的双腿微微张开便一挺用我的大龟头替她擦最隐闭的地方保持清洁。我双手握住她的奶子,一边搓揉着她的奶头一边深深浅浅地抽插着。不知是我现在性技巧进步了,还是二家姊被我餵太多情趣药,二家姊不出大半小时便掉了数次阴精。
俊仙..我干妳干了两年……我要干妳干到破,干到烂!妳喜不喜欢给我干?
喜……喜欢……我硬热的大龟头在九吋长的鸡巴上就如一支长攻无不克的长枪,这长枪在二家姊的阴道里像活塞一样前后进退着,捅得俊仙浑身乱颤,粉红的脸颊、反光的鲜豔樱唇、不停张合喘气的撩人小嘴,让二家姊更显得性感无比。
喔……唔……杰……你插得好深啊……啊……」俊仙张开嘴,喘息着大叫。幸好我们是到了上水的别墅,否则俊仙的叫床声恐怕会令三哥及所以工人知道我们在做甚么。
我细妳十年,这样干妳爽不爽啊?我故意问二家姊。
爽……啊……嗯……啊……好棒………喔……俊仙用淫声回答着。
二家姊大概已经到了高潮一阵子,口中说话也含糊不清起来。
啊…..号….噢….阿杰““`快用力操我……..你的大鸡巴好烫啊““烫得我的迫迫…好舒服啊….
嗯……唔……
啊啊~~~杰老公~~~~你好棒啊~~~~~啊啊啊~~~
这时我双手托着二家姊帮她转换体位,将她转了180度由俯在浴池变了仰卧在浴池边。
这动作等于鸡巴在二家姊的淫洞内转了180度,二家姊发出更深层的叫床。
啊……我……不行了……好……舒服……喔……嗯……
美死了…啊….呀….
「啊!!来了!!」我说着又继续一轮狂抽猛送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不行~~~~~~啊啊啊….我过了…安全期…啊…」俊仙哀求着。
我在俊仙的小穴里狠狠地再插多三十几下后,一大泡滚烫的精液汹涌而出,从紧紧抵住子宫壁的大龟头上直接灌输入俊仙的子宫的最深处里,我根本不理会二家姊的说话,而俊仙也在这时再次达到高潮软软的。
找大家姊给妳吃事后避孕丸不就成了我边说慢慢将肉棒抽送起来。
在二家姊年轻肉体的包覆感让我再度挺起肉棒抽送着,肉棒慢慢再度硬了起来。
你~~~~啊~~啊~又硬了~~~~~~不要再来~~~啊~~~唔~~~我~~~明天~~~还要考警队的~~~体能试……俊仙惊讶我的肉棒回复得这么快,但肉棒又开始抽送令她的高潮根本退不了。
像二家姊妳这么美丽的女子,我怎么甘心一晚只干妳一次呢,要是明天早上起床太疲倦的话,就叫亦菲帮妳改了考体能的日子便是!
「啊~啊~~~啊~~~啊~~啊~~~~我~~好舒服啊~~~啊啊啊~~~~~杰~你~~~好棒啊~~~~~~」俊仙因受到我不断冲刺着而再次陷入迷糊的高潮境界。
抽插多三十下我也在俊仙小穴内射精了。我与二家姊都疲倦乎睡着。
过了不知多久,我被车声惊醒了,二家姊虽然是女警,但警觉性好像比我更差,仍然裸睡在我身边没有转醒的迹象。我轻轻的落床穿回衣服走到窗前看个究竟。
只见到公司其中一架平治房车驶进了花园内,不久便看到妈妈酒醉地摆来摆去的落车行,随后堂叔公也由房车出来。堂叔公虽然是阿爷那一个辈份,但是因为曾祖父的其中一个小妾比较曾祖父细近50年所以堂叔公的实际年龄比爸爸更小,只有50岁。
我正奇怪妈妈为何不回家而与堂叔公到上水这别墅来。于是便静静的听他们动静。行了一阵只见堂叔公先扶妈妈先在花园中的休息椅子坐下来,堂叔公问:依玲,妳考虑得怎么样?
妈妈道:我们已经不可能…
堂叔公道:但我们不是一早已经有一手吗?妳嫁国俊之后他有多小次干妳小穴吗?
妈妈激动起来突然便呕起来,呕得身上晚礼服也弄污了。这时突然间下出大雨来将妈妈与堂叔公也弄成落汤鸡一般。
妈妈道:头好痛哦~胀胀的~你扶我上去让我先吃点药吧。
堂叔公道:依玲,衣服也弄污了弄湿了。妳也顺便洗澡换衣服吧。
入到别墅内,堂叔公倒了一杯水给妈妈送药。妈妈食药后休息一下便进浴室洗澡。
沖朋一会儿浴室里的沖水声停了,依玲出了浴室,堂叔公看得瞪大了双眼,依玲双手拿着她弄污用手洗好的衣物,身上只围着浴巾便走了出来。
「哇!」堂叔公很惊豔地脱口叫了出来。
依玲的肌肤是那么的迷人,雪白细腻,浴巾从胸部包到臀部下一点点,两条粉腿几乎全露在堂叔公的面前,看的他两眼及嘴吧张大,全身肌肤雪白细嫩的秀色可餐,让他垂涎三尺,好想一口吃掉她。
洗澡时堂叔公的头脑都在想着刚才看依玲的每一个画面,不由得的整支肉棒硬的快爆掉了,于是就站在莲蓬头下,边沖边套弄起来,堂叔公的肉棒更是涨的青筋都突起了,他的肉棒属于短猛型,若没有让它发洩一下,恐怕快爆炸了。
心想着跟她做爱,右手套弄着自己的大肉棒,套弄了许久还是没有办法说服肉棒射出来。
恐怕需要有个大肉穴让它干弄,才能消胀吧。堂叔公自我安慰着。
堂叔公也学依玲包着浴巾,手拧着衣物走出浴室,堂叔公的肉棒把浴巾顶的前面突起,依玲躺在电动按摩椅上,不停的玩着手上的电动按摩椅遥控器,变换各种功能,没有注意到堂叔公的突出。
同时堂叔公看到她已拿出衣橱里的衣架晾好她的衣物,堂叔公也将衣物分挂在墙上,可吊挂的地方,再把冷气开到最强,来吸乾衣服的水分。
依玲到床上拿了一个枕头,抱着躺在按摩椅上。
叔公,我想在这按摩椅上睡一下,你睡床上好了~养精蓄锐休息一下,好回家时有精神开车!!依玲说着。
如此美色当前堂叔公怎么睡得着觉,他向着依玲的方向侧身。
叔公~除了搞我之外,你有与婶婆以外的女生偷欢?她突然严肃的问堂叔公。
有,我是城中花花公子,这是难免的堂叔公淡淡道来。
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一个样!!说到激动时,抓起抱在身上的枕头往堂叔公身上丢去。
然后竟号啕大哭,堂叔公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动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坐在床上许久才惊魂定了下来,包好浴巾,去捡起那个枕头,拿回去给她。
妈妈仍躺在按摩椅上,双手盖住脸号啕哭着,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着爸爸的种种不是,怜香惜玉的堂叔公跪在依玲耳边安慰她,终于是有点平静了。
这时堂叔公已发现她的浴巾已稍微鬆开了,两颗饱满白嫩的绵球,快全裸露在他的眼前,左边的粉嫩乳头,也跑出浴巾外面。
堂叔公再顺着往下看,她刚才的挣扎,让她的大腿略微张开,敞开了浴巾,让大腿几乎全露,还看到她的阴部的阴毛像草丛一样的疏密,看得堂叔公热血沸腾,血脉开始扩张,直冲到他的脑部与肉棒。
在淫慾的驱使下,堂叔公大胆的将右手环绕到她的背部,先隔着浴巾抚摸她,边数落她爸爸的不是,边称讚她的美貌,教她如何应付将来,也自动的提出需要他帮忙时,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助她,句句入耳,慢慢的打动她的芳心。
「叔公~你真好,对不起跟你说了国俊的这么多不是!!」依玲说着。
「没关係啦~我想妳需要冷静一下多休息,不如到床上休息好了!!」堂叔公竟冷不防地一手扶着她的后胫,一手扶着两腿膝盖后侧,就把她抱往床上。
一抱到床上时,堂叔公故意跌了一跤,和她一起趺倒在床上,他的头刚好就贴在她的两颗尖挺的乳房上,舒服极了。
她急忙的,右手轻轻的打了一下堂叔公的头,堂叔公抬头刚好在她面前,跟她近距离面对面的看着,真的很漂亮,人间的仙女。
「叔公~你……」她带着含羞的脸红了,两人突然尴尬了几秒钟。
堂叔公等不及她说完话,就把嘴巴盖在她的嘴上,使劲的吸吮她,她也极力的挣脱,几次堂叔公的舌想突破她的嘴唇,她还是紧合着不肯让他攻入她的嘴里,她用力的推开他的头,立刻大大的吸了几口气,好像快窒息一样。
「叔公!!不要这样!!我的丈夫是你的侄子~」依玲说着。
堂叔公整个身体压在她身上,让她动弹不得,霸王硬上弓似的,将嘴含住她的左丰乳,左手在她的右乳房揉搓着,她的乳房很嫩,肌肤细嫩的富有弹性,她两手还想推开堂叔公。
「不行……不行……不可以这样……」依玲口中还不停的轻嚷着。
「好美的奶子啊~」堂叔公不管她的阻挡,放肆的更加在她的两颗奶上轮流的吸舔着,手也交换的搓揉着她的两粒奶头,不一会儿,被吸揉的渐渐硬了,她的抵抗也渐渐无力,堂叔公更用那根爆涨的像根铁槌的肉棒,隔着两条浴巾顶她的淫穴。
「啊……啊……不……不……要……不要……」依玲知道若这时再失陷在堂叔公手上后果很严重将会无法自拔。
「嗯……嗯……不……嗯……啊……不……要……」但她被堂叔公逗弄的失去了心魂。
「嗯……嗯……」虽然嘴吧仍轻声的吟着不要,双手已慢慢的抱着堂叔公的头,愈抱愈紧,最后无力反抗的呻吟。
就在这时堂叔公大概不胜酒力突然昏倒在床上。这时依玲才恢复了一点意识勉强起来灰衣柜中找了一件衬衣及裙子。依玲知道自己酒力未过,所以勉力去楼上的厨房中再找多一些水来饮用,但依玲可能万万想不到我因为经常与大家姊及二家姊她们来干炮,所以这里的水已经是混入了情趣药。
不久我听到依玲在厨房外的走廊位置抚着小穴呻吟着,依玲媚丝细眼意态含春的在门外软软坐在地上面红红地隔着衣服搓揉着私穴及自己的乳房不停地轻声呻吟着,我走过去将她抱入房中。我将妈妈抱到床上,乘机把她一把紧紧地从纤细的小蛮腰抱住。
我将手放在她的小蛮腰,轻轻的替她按摩,然后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按摩着,然后我搂着她的腰,感觉她真的很像我的女人,纤细的腰,细緻的肌肤与她身上清香的头髮着实令人着迷。
依玲挣扎着,并小声的说:别这样啦,放开我,试图挣出我的怀抱,我不理会她的挣扎。将依玲放到床上后我在依玲的背后亲吻她的脸、脖子,给依玲热吻,一手伸进依玲的衣服裏抚摸乳房,一手伸进依玲裙子裏抚摸着被黑色丝袜包住的阴部,臀部、双腿,来回抚摸依玲美丽的肉体。
依玲她巨大而坚挺的双峰,纤细的蛮腰,及浓密的阴毛,无一不挑起我强烈的性慾,直想赶快发挥人类的本能,长驱直入到其中我的手由她的小腿慢慢的摸到大腿将依玲的裙拉到腰间,再一次将手伸探索依玲的阴户我的手深入依玲她的裙子内,我摸遍她的大腿内外侧,在慢慢的往大腿尽头前进,我的手指轻轻触碰到她的穴核,她也轻轻的触动了一下,我稍稍的往下压,她的反应更大,我在上下的搓揉。
这时我才发现到依玲的小穴原来已经湿透了。受着药物影响及我的抚摸,依玲不久便开始失了理性。依玲开始将我的鸡巴放到嘴上吸吮,我于是便解开依玲刚刚才穿上的衣服。当脱去了依玲的衣服后露出了一副十分平均的身材而乳房真是巨大的级数,她保养好得有一如廿岁的少女身段直教不小人着迷。
依玲看着我的大鸡巴如疯狂一般过来舔起来但另一方面却又对乱伦有戒心道:俊杰,啊…我们不可以的…这是…乱…伦…啊…。我道:爸有多久没有干妳?这是我们的业缘吧。而且妳不要在我面前扮作圣女贞德了,尤其是我刚看到堂叔对妳不规矩…妳的一双乳球被他摸得弹了出晚礼服之外,妳还不是任他玩吗没有退缩,跟堂叔公那么缠绵那不也是乱伦吗?
依玲万万想不到酒醉后被堂叔公诱拐到上水别墅姦淫也会被晚辈撞破,立时语塞了。我说着已经将她的头拉向我的鸡巴让她舔了一阵鸡巴,我爬在了她的身体上,把她紧紧压在床上,龟头顶在了她的弹性的小腹上。
我把她的的鲜红色的乳头舔起来!
好大的乳房,现在这真是幸福啊!
不!不可以!
我已含住了她的乳头,用舌尖小心地拨弄鲜红的乳晕,体内的冲动让我不顾一切地吮吸。这可是一向心目中极具威严的大医生母亲的胸脯,我兴奋不已。
呃!依玲的喉咙了不知发出的是呻吟还是惨叫。
真美!我低沈地吼叫。
我跪坐在床上,依玲的阴户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的手一下插入了黑色的草丛中,捲曲的阴毛纠缠着我的手指。我低下头探视道:妈妈的阴唇竟还是鲜豔的粉红色。依玲又是一声悲鸣,屈辱地闭上了眼睛。
起初是依玲的哭声呜呜呜呜…但后来换来的是
啊……啊……
啊……啊……
嗯……啊……呃……啊……
嗯……嗯……啊……
依玲不停的这样叫着,令我更加着迷加快了抽插速度。
强烈的身体快感已不许我停下,我疯狂地顶进妈妈的子宫内。
啊……仿佛被电流击中一般,我知道这是高潮来临的前兆,我痛苦地向后仰起了身体,吼叫起来。
啊…杰…不……不要在裏面…射……依玲仿佛也是意识到了我快将射精,但她也同时被快感被高潮所淹没,只见到她努力扭着头。积聚的力量一下在下面爆发,有种用尽全力后的虚脱感。我又用力抽动了廿多下,寻找残余的快感。妈妈一动不动地躺着,脸上还挂着泪水,平日高贵而温柔的眼神变得很呆滞,无神地望着天花板。挣扎一定用掉了很多力气,她剧烈地喘着气,丰满的乳房起伏着,乳头颤抖着在灯光下闪着光。我弓起了背,抽出了已经焉软的阴茎。乳白色的混浊液体正从她的阴户流出来慢慢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到床单上,我肉棒上残余的液体还滴到了她捲曲的黑色耻毛上。只是一向是在病人前庄严的的顾问医生竟然会有这样被儿子强姦后的姿势,我的心裏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怎么样?没被姦夫搞上反而被自己儿子干了感觉怎样?
畜生!依玲没有看我,恶狠狠地回答。
还这样不知悔改!我对妈妈红杏出墙的愤怒本来和精液一起射出,但现在又被燃起。
这时我叫醒了二家姊道:二家姊,妳快来看妈与堂叔祖的好事!二家姊被我6吵醒穿上衣服走了过这房来问:细妈,妳与堂叔祖到这穿成这样做甚么?依玲看到俊仙也在而且她自己的衣服可以说是我除下来但堂叔公却只围着毛巾怎也说不通,依玲不由面如死灰不由呜呜呜呜…的哭起来。
我道:妈,大家姊和二家姊已经是我的家庭联盟成员,妳只要加入我们,二家姊怎也不会伤害妳这自己人的。想想吧,保留妳在家族生意的财产及妳作为一个受人景仰的名医的声誉就只需要向完全不会欣赏妳的丈夫报复,妳和大家姊阪二家姊三女侍奉我也算是肥水不流别人田了。而且我真的好喜欢妈妈妳,我以后就保护妳与妳享受妳的人生每一刻。妳明白而同意的话的便用妳的方法服侍我干一炮!
妈妈扶我躺在床上,她爬起身来,整个人还软绵绵的趴在我的身上,开始向我献出她的舌功,妈妈不停的在我乳头用力吸吮,用牙齿轻咬的,我的乳头也变硬了,当然我双手也没闲着,不停的去搓揉依玲的玉峰及抚摸她的淫穴。
杰,你真的好坏哦~~~」接着依玲的舌头从HI7的胸部一直舔到胯部,在我全身又吸、又舔、又咬的,让我全身酥痒的不得了。
依玲停在我的胯下,认真的看着我这条青筋再次爆涨的大肉棒,右手也轻轻抚摸我的两颗睪丸。
妈妈……快……快给我……继续~~我全身的淫慾难耐的催妈妈。
杰仔的肉棒,真的好大,让我先来品嚐它~~~安慰它~」依玲不客气的左手温柔的握着我的鸡巴搓揉着,突然一口就把肉棒含进她的嘴,上下来回的套动着,依玲的嘴巴很厉害,对我的肉棒不停用舌头搅动,用牙齿轻咬,又吸、又舔的让我心花怒放,将大半支肉棒含入口中,龟头直顶她的喉咙深处,妈妈还用喉咙的肌肉,夹我的龟头。
啊~~~啊~~~这是~~什么……功……夫……啊~~~爽!!爽!!用力……用……力吸……二家姊~~~~要和~~~~俊仪一起学这招~~~~~我被吸的直呼爽。
依玲又用舌头舔刮我的睪丸,她的舌头好烫,烫得我的睪丸好舒服还不停的用双手轮流的套弄着我的肉棒。
「给我~妈妈!!快给我~」我再也忍不住叫起来。
依玲起身蹲在我的胯上,左手压在我的肚子,右手握着我的粗大肉棒放在自己穴口,我见适合时机便往上用力一顶,伕棒便马上被她的肉穴顶了入去,直攻妈妈的穴底。
「啊!!」妈妈叫了一声。
妈妈慢慢将整个人坐在我上面,开始摇动她的臀部,妈妈的双手也抓着我的双手,就像划船一样的愈摇愈快,接着我挣开妈妈的双手,抓住她的双峰,又搓、又揉的。
杰仔的~~~鸡鸡~~~好大~~~好棒~~~啊……!妈妈一会儿半蹲着,身体上下整个肉穴把我的大肉棒一吐一吸,我也配合她的动作,用力的将肉棒往上顶。就在依玲坐莲坐了半小时,我怕她累坏便帮她转体位,也好让自己回一下气。我双手抓着妈妈娇嫩的腰,一挺身便将妈妈反过来睡在床上。
由于今晚已经干了多次炮,的的大肉棒感觉较慢,所以又我继续进行活塞运动十多分钟了,妈妈很久没有这甘露,这弄得她狂掉阴精数次高潮了。过了一阵我加快抽插着,依玲知道我快要射精便提醒道:啊~~~杰,啊~~~妈~~~过了~~~~安全~~~期,你~~~~不要~~~射在~~~里面~~~~妈….不喜欢~~~~吃事后~~~~避孕丸~~~~啊~~~~
我快要射时忽然拔出鸡巴我拉着依玲的头髮拉向大龟头,依玲虽然41岁但也羞羞的不敢直视等待着那白色精液喷发的大肉棒,在我的手一拉下,大龟头整根插入了依玲口中,依玲不料我有这一招,应声便吞吐着我的大老二,差点呛起来。抽插了一阵第二波精液喷在依玲的口中,并再深伸入依玲口中近喉咙处让她不得不吞个乾净,我抽出鸡巴在依玲嘴唇摆动着示意她用舌头舔个乾净。依玲乖乖的用舌头帮我舔乾净。
嘿嘿~妈妈欢迎妳加入我的家庭联盟,记得以后我想要妳的话便得随传随到哦!!说着便揭着妈妈与二家姊一起洗澡来。我其实也弄不清楚妈妈是臣服在我的鸡巴下抑或依玲脑子是受到对丈夫久久没亲近她的厌恨的报复,但这不打紧,反正我们是各取了所需,妈妈也成了我的性伴侣。